我們的目標

天才与勇敢

受敬畏滋养,

而只有通过智慧才可触其

灵魂 —— 致教学!

FEAT-基金会致力于促进科学及研究。该基金会满足了一所大学的基本要求。其国际化的研究团队基本上是由最出色的科学家们组成。他们坚持己见,不随大流,即他们的工作不会受到评审,他们采取跨学科的工作方式!促进章程服务于公共利益。合作团队在合同框架下打造优秀的大学和企业。由参与项目的企业为项目融资。FEAT 之家的科学家均为学术界最顶尖的学者,他们的科学探索(与大学毕业生不同)“一定”会是开创性的。这些杰出的科学家将拟定切实可行的、具有市场前景的研究成果。FEAT 通过促进科学及研究,为共存的社会能力做出了贡献。FEAT 基金会将按照这些标准筛选合作伙伴。 

 

本基金因事关生存的社会问题孕育而生。解决此问题的关键包括饮用水!除了漂浮在海面犹如欧洲般大小的塑料岛,核污染的水也在世界各地有机体的循环中,受到有毒聚合物、重金属、粪便和部分致死性病原体的污染。这导致了一部分全新的疾病问题,而且没有应对之策。且不论因生态系统遭到破坏而导致的深远后果。 水作为生命的最初载体,却变成威胁生命的事实同样也是由于核废料的处置方式导致的。为缓解这个危机,一个称为 FEAT 项目便孕育而生。它是利用自由中子的互补核反应来实现的,该反应可将放射性废弃物中长寿命成分转化为短寿命成分...(根据该项目的前景,这里专门介绍了我们科学研究的特点)。

 

FEAT 的科学家们彼此分享科学方法,即跨领域合作。通过上述合作,科学家们实现了交叉、跨学科的研究工作。他们的资金基础源于具有个人责任感的参与者、受益者和相关者人员; 事实上这是全人类的责任!因此,控制健康水源就像控制难民危机一样严峻,还有如疾病、战争、极端气候或更糟的情况。只有负有使命感的科学才能帮助找到解决方案。 要掌控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就需要财力资源。但是如果未能将其放在合适的科学家手中,并运用在开发有效的解决方案方面上,这些资金也是无济于事的。这些由微生物化学家、核物理学家、数学地质家、化石矿物学家,水文地质学家/生物学家、细菌学家、病毒学家等共同开发的解决方案,将被决策者们用来挽救我们深受毒害的世界。德國財政概念

  

在附录中“ABCDE-项目概览”具体介绍了 FEAT 基金会工作的标准。其合作构架是要求具备受知识产权保护的研究室,在这里,受专利保护的成果将变为具有市场前景的应用。

除核垃圾:

因放射性的垃圾具有危险性,应将其减少,利用核反应将自由中子,尤其是寿命长的成分变为寿命短的成分。在此,我们首先要谈到微小的锕系元素,镎、镅、锔,更确切地说,是核素 Np-237、Am-241、Am-243、Cm-245,它们的半衰期特别长,因此非常危险。实践中,此时粒子加速器通过真空将质子撞入高速流动的,变热的金属中。得到一个“目标”(即由加速器的射线释放的物质试样),接着从中释放出中子。这些中子再次撞向高放射性的垃圾,之后,垃圾的原子变成放射性更弱的粒子。

 

此外,熔岩反应堆中在裂变时释放出的垃圾产物也可以再次直接回到循环中。  在反应堆寿命的最后时刻,特地生产出的核垃圾仅剩下目前“正常”反应堆中的一小部分。如果与此相反,仅仅是利用核垃圾,则将借助改装的反应堆及外部中子源实现利用核垃圾。此外,该操作还有一个优势:一旦中子不再飞出,

则反应堆将立刻关闭。例如,用中子撞击铀-235,在数周内铀同位素将发生以下变化:

铀同位素在几周内-逐步-衰变为稳定的同位素,该同位素因此不再具有放射性。

最终同位素更确切的效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反应堆中加工的是何种元素,这些元素在反应堆最终会留存多长时间,以及利用多少中子撞击它们

政治异议及诸如此类的过程会耗费大量精力,如果变为“改变设备”的改装核反应堆(“清除反应堆”)能够提供电流,同时不生成新的垃圾,则这些政治异议将被驳倒。虽然上述粒子加速器需要约 15% 的电流(该设备自身也需要一些),但是残留的,更多的能源余量将供给到网络中。毕竟,企业的主要目标是转化核垃圾,而非发电。 此外,主要问题是将核垃圾正确拆解为自身成分,这样成分也能通过各自的特殊处理相应地“变化”。将极其危险的钚从垃圾中分解出来问题不大,与此相对应,微小的锕系元素(镎、镅、锔)更难捕捉,因为这些元素在垃圾中分量很小,但是放射性更强。 在法国,研究者已经在利用高压完善这一核垃圾分离技术。

采用生物方式降解海洋垃圾:

我们的大洋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型垃圾堆。在相当于两块欧洲面积大小的区域中,尽是塑料袋、瓶子和各种包装!据联邦环境局,海洋中约有 14 亿吨垃圾。渔民的网通常捞到海洋废塑料。海员会立刻将不应出现的捕捞物扔回海里,因为在陆地上清除这些垃圾通常要支付额外费用。此外,目前在海面捕捞完的垃圾数量还太少,因为约 70% 的海洋垃圾早已不在海面漂浮,而是在更深的水域形成了巨大的,对生命具有毁灭性的有毒蓄水池。 

FEAT 正是在这里发挥了作用:在海洋中的废塑料上有大量微生物。英国和美国的研究者发现,其中一些细菌能完全吃掉这些塑料。这类特性目前仅表现在陆地上的垃圾堆细菌中。但是这些微生物的清除措施受到很大争议,因为目前没人知道,使用新型微生物对已经极不稳定的大洋生态系统会有怎样的影响。

于找出并避免分子生物学-细菌学方面的清除技术可能产生的消极影响,FEAT 研究者持保留意见。他们应该弄清,这些新发现的微生物具体会如何分解塑料,以及它们是否会释放有害的有毒物质。 最后,利用微生物学-细菌学方法清除海洋垃圾被实践证实是唯一的高效的方法,正如 i.F. 在致力于解决的(即未解决的)努力中所体现出的:例如,人们尝试着借助海洋中巨大的,游动的过滤臂捕捞废塑料。 这一锚定在海底的结构让人想起带有巨大夹子的巨型蝠鲼。尽管目前他们已经清楚,海洋废塑料早已分解为数百万的小微粒,导致该系统不适用于此,但人们已经为这一设想支付了设计费用。因为用这类方法无法准确捕捞到那些最经常出现在数百万鱼肚中的“毒汤”;随后鱼将会来到我们的餐桌上,去到猪饲料槽里和其他地方!就算是我们的食盐也同时渗入了微米级别的塑料颗粒。

还有,从海洋中捞出垃圾对于国际社会来说绝对太贵了,仅在德国,清除 1 吨废塑料就要花费 200 至 300 欧元。因此,FEAT-基金会仍须制定出经济的、高效的方法,利用微生物学-细菌学技术清除塑料,为海洋生态系统持续性消毒。补充上述方法,如果考虑使用信息自由传输的病毒,则借助该病毒能在算法上破译上述微生物,并在基因上准确阐述微生物。

利用化学-物理方法进行水处理:

 阐述问题:水覆盖了 70% 的地球表面。其中,97% 是咸水,2% 是极地冰和冰川,仅有 1% 是合适的淡水。人口增长、城市化、农业和工业明显导致了水域污染。在发展中国家,70% 的污水未经处理就由不过关的污水处理设备排出。每年,因污染的水死亡的人比战争加剧而死亡的人多 10 倍。每年有超过 150 万儿童因水污染带来的后果而死亡。此外,损坏的管道系统导致缺水;在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由于管道损坏,一半以上的水在运输途中漏掉。在其他(大部分是非洲的)国家,洁净的水由于糟糕的管道系统而渗出或蒸发。与此相反,在欧洲有 44% 的水用于能源生产,24% 用于农业,21% 用于公共供水,11% 用于工业。在世界范围内须投入约 2 千亿美元保证正常的水供应。

难民危机的后续问题:3020 km2的非洲土地上分布着 55 个大部分彼此敌对的,被干旱、战争和瘟疫拖垮了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口占据了约 ¼ 的全球总人口。后续现象:长期迁出!2017 年 6 月 18 日,联邦发展部长盖德·穆勒警告,可能会有至多1 亿难民从非洲来到欧洲。对于目前这一完全可理解的预测,如果该预测结果大于 5%,那么决策者们负担就重了。如果部长的估计得到证实,欧洲将完全被难民军队占领。仍幻想自己处在富裕和安全中的欧洲人绝对要开始担心了!仅从经济上无法解决该问题。请想一想,仅有 8 个男人!比其他更穷的另一半世界人口拥有更多的钱,相反,这更穷的另一半人拥有的财富不到世界总财富的 1.6‰。

pump.png

解决方案=饮用水供应:泰勒斯·冯·米勒(ΘαλῆςὁΜιλήσιος;生于公元前 624 年;卒于公元前 547 年)古希腊自然哲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曾说过:“为万物之本源,因为一切,万物终归于。”“ 约两千五百年后,联合国秘书长包特罗斯-盖里 (1985) 再次提醒道:“未来将为水而战。”例如,在石油丰富的海湾国家,海水淡化早已成为饮用水的主要来源,也是农业和工业领域中工业用水、冷却水的主要来源。通过水管(类似于油管)运输海水,随后通过淡化和杀菌设备并采用化学-物理手段将其净化为饮用水——这给 FEAT 的科学家提出了一个政治挑战——主要是还在于持续性的难民危机。

利用多功能的日常技术消解数据歧义:

语言混乱:通常被认为是旧约巴比伦中神对于人类先进技术的制裁。无论耶和华是否真的为了惩罚人类的傲慢和自负使我们沟通混乱,无论这一结果是否投降于史前失败的可控性和可理解性,都是一样的。这向我们证明了,在类似阻碍中,如今我们与自己发明的事物非常疏离,这一疏离造成了我们的脆弱。我们广泛地依赖这些发明,甚至是依赖我们的地球,这意味着要利用多功能的日常技术消解数据歧义(i.F.DhT)。

 

【“巴别塔”如今已不剩下什么了。据记载,约两千年后亚历山大大帝让人摧毁了这一帝国的寺庙设施,因此这塔在数百年内只能被人当成是采石场了。曾经宏伟的高塔如今变成了发臭的泥沼。】

造成高度文明的“史前现代精神”毁灭的,既不是战争也不是自然灾害,而绝对是其中发展出的理解混乱。如果我们对各种发明那必要的可控性和可理解性缺乏重视,那么,我们因为(似乎是如今我们遭受的)失去了解全局的能力而变得依赖各种发明,这就会再次影响理解混乱。 研究科学视野的缺失既反映在政治、金融及工业的市场闹腾中,也反映在对我们的全球生存问题混乱地竞相提出创新解决方案中。在此,FEAT 引领了一项具有内涵的概念统一行动。那些对于全人类来说通常无法理解的概念非常多,其中有部分是非常奇特的,我们将对这些概念进行有意义的翻译,重新编排。在此,我们将以最普遍的概念名称命名功能化日常事物的共同特征,我们将从根本上以可理解的方式命名它们对于终端消费者的功能性。 如果企业今后在创建自己的概念世界时觉得勉强,FEAT 将编写统一的界面,包括从外延到内涵的概念集合,生产的、研究的和创新的工作将变得更高效。在纯算法方面,利用矩阵矢量乘法及其他方法构造多元数学程序上的信息传

递,就能描述以上内容。 详细解释:几乎全球范围内,有超过 330 亿互联网用户每日每夜都在形成部分完全未过滤的,大部分主动苦思冥想的,包括多愁善感的,荒谬的想法 这些想法组成了中央计算机的数据洪流,在这些想法传递到它们各自的接收人之前,要让最后的算法理解这些想法并精确地分类——且不断在毫秒之内完成!此时,在信息数据堆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它只能借助上述“算法的污水处理设备”才能消毒,理清头绪。(参见 FEAT-DhT-项目)。

特殊能源的汽车改装:

高度文明的巴比伦尼亚王朝在“巴别塔”中达到顶峰,亚历山大大帝让人将这一帝国遗迹摧毁,之后草草划定了古代强权政治地图,从那时起直到人类进入后拿破仑时代,陆地上都没有一个比马更快的交通工具。继 1804 年由理查·特里维西克设计的蒸汽机车后,1886 年卡尔·弗里德利希·本茨在曼海姆的工厂制造出了第一辆内燃机驱动的汽车。 

130 多年后,世界上每年生产 8300 万辆汽车,也就是每 2.6 秒就有一辆新汽车面世。自 2010 年起全世界有超过 10 亿汽车在路上行驶。到 2020 年,作为行车人员,我们在地球上将有超过 13 亿汽车。数不清的丑闻,政治呼吁和说客们给繁荣的汽车行业蒙上了阴影,因此据媒体报道,在 2017 年春天维也纳环境局表示将从 2020 年起禁止柴油和汽油汽车。在德国,到 2030 年告别内燃机汽车的法律规划也堆积成山。生产汽车的行业一片震惊。同时,同样有超过 130 年历史的电动汽车复兴,引起热烈讨论(关键词气候保护)。 

 

电动汽车已被证实不是唯一能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案。它对环境保护没有一丁点贡献!政治家无法理解,汽车制造商无法使人明白这一点。  例如,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的乌尔里希·施皮歇尔工程教授博士在其研究中证明了,在对德国电动机二氧化碳从油井到油箱的观察中,系数 1.6 比其他现有的燃料更难以阻碍。在邻近的奥地利,这一系数为 1.3(因为那里利用水力相对较多),在中国这一系数则为 4 至 5。在此还并未考虑到生产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巨大能量(在电池须再次回收前,电动汽车还开不到 3 万千米)。不断回收的能源需求也并未计算入内,更不用说某些人可能会熟练地回收这一宝贵的电资源。尽管如此,联邦政府仍分配了 130 亿欧元税金促进电动汽车发展,仅次于汽车行业老板。问题的解决方案在于以下方法:功率越高,发动机能耗越低!由此,FEAT 科学家应研究碳中和的,合成的燃料,该燃料生产时所消耗的二氧化碳与其之后释放的二氧化碳同样多。 

Example.jpg

每个孩子都知道大自然的基本定律:“能源既不能被生产也不能被毁灭!”同样为人熟知的是,电池(与化石燃料相反)充电时间越久(无论使用或不使用),通常它们的能量就会损失。其理由——电动汽车实际上不会排放二氧化碳——仅仅是我们自负的无理要求。最终,无论以何种方式生产能源,都伴随着二氧化碳的排放。鉴于这不够专业的知识,FEAT 科学家面临着挑战——跨学科收集研究成果,借助创新思路和专家团队,获得优秀大学的帮助,开创市场前景。 人类从未拥有如此丰富的科学研究资源。由于与不同研究单位“隔离”,这一设想有很大局限性。FEAT 将帮助架起沟通的桥梁。万事俱备, 静待优秀科学家!

tranparent.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