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投資

投资理念

“使发展可持续化,意味着在不损害未来一代满足其自身需求的能力的情况下满足当前一代人的需求。”出自联合国1987 年发布的决议文件《致我们共同的未来》。

第1 章

存在的问题

FEAT 为自己的资产管理设定了以下挑战:一方面,法律要求基金会要盈利,这样才能获取实现目标所需的经费。另一方面,基金会财产又要用于基金会目的。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是这一战略草案所要解决的。

第2 章

术语的定义

基金会财产指的是FEAT 的所有资产价值。包括基本资产和收入。基本资产包括基金会成立时用到的所有物质价值,比如建筑、投资、土地、证券以及参股和应收账款。基本资产也包括运营过程中的增值和损失,且不限于资本注入时的市场价值。此外,可随时通过后续的资助补充或增加基本资本。注意:捐助不视为入资基金会,

而是一种以填补当前损耗来实现基金会目的帮助行为。基本资产维持着FEAT 为实现基金会目的所需的支出。“基本资产的孶息”归列于基金会资产的组别II;其中包括利息、股息、以及从房屋和地产租赁人处获得的租金。对于基本资产的金额,民法典和基金法都未设定上限。为保证持续性的长远发展,基金会管理机关为FEAT 设定了成立所必须的基本资产最低限额—— 6 位数资产。持续走低的利息自然要求捐赠和入资的持续性。

第3 章

方法和结构

资产管理的核心任务是维持资产价值。即:“基金会的财产不能减损!”资产保护原则对此提出了要求:为实现既定目标只能使用收入而不得动用资产部分。价值维护的必要性也源于持续实现目标的需求。基金会相关法律法规对资产管理都没有具体规定。唯一的强制性任务便是持续地永久实现章程目标。

第4 章

投资冲突

资产对公益事项也有影响,该影响可能积极可能消极。因此,可以在基金会目标框架内将FEAT 资产用于投资(EG 4,见图),而投资也会对目标的实现产生持续影响(EG 3, 见图)。  在追求效率水平1 到4 (见图)的事项上,特别要求资产管理与基金会宗旨相统一。
EG 2! 

“斯图加特大学金融系”教授办公室2003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基金会不愿意进行可持续性投资的主要原因在于这种投资的风险在增高。次要原因在于,其实人们并不相信可持续性投资会对环境和社会带来积极影响。(Schäfer, 2003 b, 311-312)

第5 章

市场影响

以比尔盖茨基金会为例,这是一个引发了剧烈争论的悖论:此基金会将数十亿美金用于对抗世界范围内的平穷和疾病,同时又将其所拥有的地产用于公司投资,破坏着环境也几乎摧毁着社会结构,从而阻挠着基金会本身目标的实现。FEAT 投资只能服务于基金会目标,要防止资产成为基金会目标实现的障碍,相反地,要能促进基金会目标的实现。虽然FEAT 追求这样的投资,但也要经常问自己:投资的安全和回报如何?

第6 章

可持续发展问题

可持续发展问题被越来越频繁地提起,这绝不是短暂的“时尚”—— 它本身的定义便是最好的说明。它是一个持续增强的、不可阻挡的趋势,表现在基金会和金融业彼此之间愈来愈浓重的依赖上,而这又反过来对两者之间的紧密合作提出了要求。早在17 世纪,早期工业和资本扩张已经造成了欧洲境内的资源短缺,这又对文明产生了威胁。受“太阳王”路易十四世的大型林业改革启发,1713 年,波兰国王(曾经的萨克森选帝侯)的议会和矿务局以及埃尔茨山脉矿业主席—— Hans Carl von Carlowitz —— 提醒世人注意环境与自然的要求。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在自己的著作“Sylvicultura oeconomica”中首次提到了“Nachhaltigkeit”(可持续)一词。时间轮回,2008 年,这个由Carlowitz 创造的概念再次流行起来,也是从那时起,每年都会颁发“德国可持续发展奖”(DNP)。可持续发展的实现也要求防止资产损失,就如同病毒预防措施一样,FEAT 需要彻底拒绝冒险性投资。即那些承诺短期高回报但同时集高风险于自身的投资项目(也不可避免对生态和环境资源造成病毒一般的损害)。因此,要将非金融信息汇总到FEAT 的投资体系中,这是重要的选择标准,而不需要顺应那些不可持续的投资风格。简单来说:生态+节约= 可持续!

第7 章

行业独立性

某些行业,如军备、化学、制药、矿业、航空航天等,消极/积极地选择后都不太适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因为它们要么被有意识的排除在外,要么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不具吸引力。结果是,那些较弱行业的、与此相关的主题到被贴上了可持续发展的标签。与FEAT 的情况不同—— 在此处很特别—— 投资是不可用尽的,因为一方面天才的培养是不受行业限制的,而另一方面,他们所推动的利益又被反馈给各个行业。

 

请注意FEAT拥有行业独特优势!

第8 章

社会责任

“……基金会是最早可以体现出公民行为的工具……”(Strachwitz, 1994, S. 9)。基金会是我国公民社会不可或缺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讲,甚至保护着人民民主和社会秩序。此外,作为非盈利机构,FEAT 的创新和补充功能也能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

第9 章

性能分析

根据文献报告,基金会的最佳投资组合为租金、股票和其他可选性投资的适当搭配。而任一单项投资是不足以确保基金会的资产效能的。比如,至少从长期角度来看,股票的利润还是很吸引人的,而且根据交易所标价股票每天也在流通中。但是股票投资也经常回报薄弱并且波动较大,因此股票所占的资产比例应较低。  若小心谨慎,出于对FEAT 公益目的的考量,也可以考虑“选择性投资”。因此,基金会通常更青睐私募股权、证券、对冲基金、原材料等中的现金投资。

美国大学基金会,例如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非常喜欢这些投资项目。由于选择性投资的利率较低且相应的退休金也极低,它们现在在德国也受到了相当大的争议。

第10 章

机遇和风险

投资带给FEAT 的不仅是机遇,也是挑战,特别是可以追溯到资产管理和资金使用之间分离情况的利益冲突。这种分离是FEAT 面临的最大挑战,如果要将资产和基金会的目标相统一并提高效率,必须解决这一问题。因为这两个核心领域的不兼容性表明,资产管理服务的仅是经济目标,而只有资金使用考虑的是社会目标。一旦要将一个领域与另一领域的目标结合起来,便会产生利益冲突和相应的风险。例如,那些主要关注人才培养政策与活动的、或者对“可持续性投资”欠缺兴趣的监事会可能会对此缺乏兴趣。而后,这种欠缺兴趣的表现又提出了新的挑战,因为当监事会对可持续性投资不感兴趣时,也就不会对此进行投资。资产管理人也没有义务劝说监事会让其相信可持续性投资的优势。但也要在资产管理的范围内把握住利益冲突的问题,因为后者在将FEAT 资产的经济目标和非经济目标相统一方面有很大的困难。

FEAT 采纳的是这一观点。

只要基金会不将自己的资金来源看做一个整体,那么在经济目标或者说在资产管理和资金使用的非经济性目标之间总是存在间隙。这给非经济目标的重要整合造成了阻碍。如果投资于一家企业虽然满足基金会的人才培养目标但是利润较少,而投资于另一家企业虽然不是直接将资金用于基金会但是利润较高,面对这两种选择,FEAT 应如何决断?或者换一种问法:哪种目标优先,商业还是宗旨?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于2002 年发布的一份出版物中明确指出,“资产和非营利性目标的实现会加重作出理智的商业决定的困难度,并招致不可解决的目标冲突。”若基金会将资金用于符合基金会目标的地方,可以解决一个目标冲突,但是又会激发资产管理层面的新目标冲突。虽然两位理事—— LP 和Schmitt 博士—— 总是保持着自己的决策灵敏度并始终共同思考,他们还是对此达成一致意见。

第11 章

结论与展望

将社会生态价值和纯粹的经济价值之间的固有一致性任意分割,反应了一个众所周知的文字游戏:干得好(赚钱)和做好事(慈善)。

若没有这些非营利性企业的存在,国民生产总值的损失会小很多。若人才培养行为实现了盈利性企业成功所必须的经济价值(比如为第三方节约了成本)。最终由后者的商业活动对不计其数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负责(值为正或为负)。只要有这个目标,FEAT 也会认真考虑社会回报(投资的复合回报)(见图)。

如果FEAT 100 % 将自身与基金会资产相统一并将资产用作活跃资源,便可以始终获得完美的效率。FEAT 将自己定义为“公民社会行动者”,并积极担负起社会变革的创新和补充功能,最终目的在于引起社会反思。虽然理想状态是:资产管理的自我定义要求其必须承担起决定性的核心责任,因为FEAT 在本质上是纯资本性的。因此,资产管理不仅提供了最丰厚的资源,也提供了基金会高效工作所能用到的最大杠杆。结论:所有合法的基金会在以下任一方面都是独立的:财政、理念和物质!FEAT 与任何时代无关—— 它是一个独立的、不受经济限制的永存遗产,基本资产和再入资保证着其价值的稳定,由极具责任感的资产管理人保护。

tranparent.png